【诗词地理 第十二期】 豫章故郡, 洪都新府—南昌

摘要: 花旧说,南昌好。花宜占,东风早。

09-04 20:14 首页 每天读宋词

-有音频,更精彩-

(点击音频,即可收听)

南昌



满江红·乙卯咏海棠

宋  李曾伯


才过新正,能几日、海棠开了。

将谓是、睡犹未足,嫣然何笑。

一片殷红新锦样,天机知费春多少。

更芳期、不待燕黄昏,莺清晓。


花旧说,南昌好。花宜占,东风早。

想香霏地近,融和偏巧。

佳句流传千古在,石湖不见坡翁老。

倩何人、寄驿报家山,教知道。


总在这个时候与你在诗词中穿越唐宋,你在此岸,我在彼岸,你撑着油纸伞,我划着乌篷船。你一挥手,我便撑船划桨向你走来,载你去梦中的那座城。

 

一座城,一城山色,半城湖光,总有几分姿容,清浅于笔墨,安然于心中。生活得久了,便也习惯了繁星黎明,不息泉水。在诗词中和我一起去你心中的地方吧,这里没有钢筋混凝土的喧嚣,只有唐诗的风骨、宋词的绮丽和那一段等待与你发生的动人故事。

 

诗词地理现在已经创办第十二期了,其实我们想把每一个古老的城市都写一遍,城市的历史也许能被岁月侵蚀,但他的文化底蕴却代代传承下来。本期要去的地方便是那人才辈出的江南西道,千年古韵的洪都新府—南昌。



古老的江西省,处在北回归线附近,典型的亚热带湿润气候,使得这里降水充沛,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似乎都浸染着水乡的氤氲之气。江西自古出才子,尤其宋朝最胜,十大词人,江西独占五席,这也被称为两宋文坛的“江西现象”。二晏、欧阳修、王安石、黄庭坚、刘辰翁等词人在这边鄱阳湖月赣江交汇的江南西道,书写了灿烂的中国诗词文化,不愧为物华天宝和人杰地灵之地。

 

豫章故郡, 洪都新府。 星分翼轸, 地接衡庐。 襟三江而带五湖, 控蛮荆而引瓯越。 物华天宝, 龙光射牛斗之墟; 人杰地灵, 徐孺下陈蕃之榻。 雄州雾列, 俊采星驰。 台隍枕夷夏之交, 宾主尽东南之美。这是初唐《滕王阁序》里的南昌,那时候南昌还被成为洪都,她自古以来就是江西这边土地上最古老、繁华的城市,“昌大南疆、南方昌盛”南昌城始建于公元前202年,她地处长江以南,水陆交通发达,形势险要,自古有“襟三江而带五湖”之称。南昌先后有豫章(汉)、洪都(隋唐)等称谓,是历代县治、郡府、州治所在地,向来繁荣昌盛。



南昌城里有江,穿城而过的赣江。南昌城里有河,玉带绕城过,河水赣江来,抚河水清清、江河相映生辉。南昌城里有湖,城内四湖(东、西、南、北湖)、城外四湖(青山湖、象湖、艾溪湖、黄家湖),人们戏称为“城在湖中、湖在城中”。青山湖畔,抚河边,赣江岸,漫步其间,或观秋水长天,或听蝉蛙低鸣,美不胜收。人杰地灵的南昌,自古也是文人墨客的向往之地,登临滕王阁,看那赣江北去,听那鄱阳浪滚,在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晚上,赏秋水与天共色的夕阳,诗兴大发,笔如龙蛇。

 

唐代的南昌被称作豫章郡、洪州,这个时候的南昌属江南西道,当时为江南一大都会,是青瓷的发源地,也是中国六大名窑之一。如此繁华江南地,天时地利,文人墨客的到访和唐诗的存在就成了人和。

 

滕王阁序

唐 王勃

滕王高阁临江渚,
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
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
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安在?
槛外长江空自流!



唐高宗上元三年(676),诗人远道去交趾探父,途经洪州(今江西南昌),参与阎都督宴会,即席作《滕王阁序》,序末附这首凝炼、含蓄的诗篇,概括了序的内容。这首诗一共只有五十六个字,其中属于空间的有阁、江、栋、帘、云、雨、山、浦、潭影;属于时间的有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今何在,这些词融混在一起,毫无叠床架屋的感觉。

 

重登滕王阁

唐  李涉

滕王阁上唱伊州,二十年前向此游。

半是半非君莫问,好山长在水长流。


李涉,唐代诗人。字不详,自号清溪子,洛阳(今河南洛阳)人。早岁客梁园,逢兵乱,避地南方,与弟李渤同隐庐山香炉峰下,这首诗就是李涉隐居江西时所作。

 

临泛东湖·时任洪州

唐  张九龄

郡庭日休暇,湖曲邀胜践。

乐职在中和,灵心挹上善。

乘流坐清旷,举目眺悠缅。

林与西山重,云因北风卷。

晶明画不逮,阴影镜无辨。

晚秀复芬敷,秋光更遥衍。

万族纷可佳,一游岂能展。

羁孤忝邦牧,顾己非时选。

梁公世不容,长孺心亦褊。

永念出笼絷,常思退疲蹇。

岁徂风露严,日恐兰苕剪。

佳辰不可得,良会何其鲜。

罢兴还江城,闭关聊自遣。

 

这首诗是张九龄写于其在洪州(今江西南昌)任职时,东湖即今南昌市区内的东湖。



到了宋朝,南昌复名洪州,宋孝宗继位前曾封建王于此,故升隆兴府,北宋时期是历史上南昌古城面积最大时期,也是当时造船重镇。看看宋代的词人怎么夸赞这个地方吧。


念奴娇·南昌奇观

宋  王义山

南昌奇观,最东湖、好景重重叠叠。

谁瞰湖光新佳阁,横挹翠峰嶻辥。

十里芙蓉,海神捧出,一镜何明彻。

 

鸢鱼飞跃,活机触处泼泼。

容斋巨笔如椽,迎来一记,赢得芳名独。

猛忆泛莲前日事,诗社杯盘频设。

倚看斜阳,檐头燕子,如把兴亡说。

谁迎谁送,一川无限风月。

 

自唐代以来,东湖即为著名风景湖。明代以后,分成东、西、南、北四湖,有桥涵相通。东湖之中有三座小岛,俗称三洲即百花洲。现有九曲桥、百花桥及海成堤(亦称“苏翁堤”)跨湖通洲,洲上有“水木清华”馆、中山亭,百花洲亭,苏圃和文物广场等名迹,历史上的东湖书院、东湖书画会、南昌行营都设在这里。这首词正是吟咏南昌东湖之佳作。



满江红·乙卯咏海棠

宋  李曾伯

才过新正,能几日、海棠开了。

将谓是、睡犹未足,嫣然何笑。

一片殷红新锦样,天机知费春多少。

更芳期、不待燕黄昏,莺清晓。


花旧说,南昌好。花宜占,东风早。

想香霏地近,融和偏巧。

佳句流传千古在,石湖不见坡翁老。

倩何人、寄驿报家山,教知道。

 

南昌好,春天的南昌更好,湖光潋滟,黄莺啼早,还有海棠开了(liao)。李增伯,南宋词人。字长孺,号可斋。原籍覃怀(今河南沁阳附近)。南渡后寓居嘉兴。

 

自咏示客

宋  陆游

 

衰发萧萧老郡丞,洪州又看上元灯。
羞将枉直分寻尺,宁走东西就斗升。
吏进饱谙箝纸尾,客来苦劝摸床棱。
归装渐理君知否?笑指庐山古涧藤。

 

陆游在“西州落魄九年余”的五十四岁那一年,宋孝宗亲下诏令,调他回临安,似将重用;但不旋踵又外放福建,一年之后再调江西抚州供职,依然担任管理盐茶公事的七品佐僚。这首诗就是在抚州任内所作,诗里的“洪州”即今天南昌,离抚州不远。

 

如今,立秋已数日。前几天看到一位好友在朋友圈发了一个状态:天下着雨,没了7月份的燥热,没了6月份的骤雨,眼前的雨仿佛已是秋雨,淅淅沥沥,路边的树叶没了十几天前的葱郁,秋天真的要来了吗?是啊,时光总是那么不经意的就离我们远去,我们这屈屈不到百年的时光,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是须臾。站在滕王阁上,眼下的南昌,这座2000多年历史的古城,已不再是雕椽画栋,我们也只是一个过客,一个微不足道的尘埃。现在仿佛能能体会王勃的那句: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


或许,趁着秋早,可以规划下南昌之旅,滕王阁在秋水天色的云影里等了你千年。



作者:素心

主播:九月

同步音频:【荔枝fm】【网易云】【考拉fm】【喜马拉雅】等

交流QQ群:484135583

投稿邮箱:1552802132@qq.com

图片来源于网络

商务合作:15116151869

四季手工茶杯,窑变艺术,品人生四季。降价促销中,点击【阅读原文】获取。


首页 - 每天读宋词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