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食药监人员疑与职业打假人\x26quot;合作\x26quot;,敲诈食品商贩

摘要: 震惊!食药监人员疑与职业打假人合作,敲诈食品商贩

09-06 10:39 首页 食药法苑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作者:李晓磊



不久前,河南郑州警方破获了一起以“举报”之名进行敲诈的案件,受害人皆系小商贩。据警方调查,该案幕后操纵者疑似当地食药局工作人员。

 

    一个多月来,曾在郑州街头卖鸡蛋灌饼的张庆海满脸愁容,他想不明白,偌大的城市为何难容自己。他原本经营着一个几平方米的小店勉强度日,不久前却遭“市民”举报,说其没有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

 

    此消息是郑州市金水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简称金水区食药局)工作人员传达给他的。张庆海得知,这种无证经营行为不仅要被罚款5万元,还要起诉至法院。没经过这阵势的张庆海顿时慌了。

 

    后来,金水区食药局人员称,如果想不被罚款就马上摆平举报人,并给了他举报人王某超的手机号以及微信号。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张庆海加上了王某超名为“机器猫”的微信。王某超说只需付1000元,就撤销举报,张庆海说只能拿出500元,对方没同意,并撂下狠话,让他等着巨额罚款和关停。

 

    害怕损失太大,张庆海迅速转掉店铺,成为待业人员。最近他突然得知,“机器猫”因涉嫌敲诈勒索被警方抓获了,和他同样被“举报”的商家还有数百个,而且很多人向“机器猫”付了钱,少则一两千,多则5000元。

 

    让张庆海震惊的是,“机器猫”涉嫌敲诈勒索的行为,竟是与金水区食药局工作人员内外勾结,警方人士向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证实了该说法,目前相关人员已被控制。

 

    “搞定举报人,可免交罚款”

 

    在郑州市金水区经营网吧的李波是被“机器猫”敲诈成功的人之一,同时,他也是这起丑闻的报案人。李波从事网吧生意多年,自称从未与食药局打过交道,在他看来,网吧并不生产食品。

 

    但在今年6月份下旬,金水区食药局下属基层所的3名工作人员找上门,当时李波没在网吧,网管接待了他们。

 

    其中一名叫曹某涛的工作人员说,有人举报该网吧没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网管一头雾水,他不知道提供网络的服务行业,怎么与食品挂钩。

 

    工作人员则称前台摆放的矿泉水、方便面、小零食等均属于食品,网管无言以对。

 

    曹某涛让网管告知李波与其联系。李波知道此事后并没在意,也未给曹某涛打电话。第二天,曹某涛又带人去过网吧后,李波才联系上了曹某涛,并互加了微信。

 

    曹某涛对李波说,网吧被一个叫王某超的人实名举报了。同时,他通过微信给李波传送了举报信复印件的照片。

 

    记者看到,举报信大致内容是李波的网吧没悬挂《食品经营许可证》,王某超要求金水区食药局“核查该店经营许可有效期和经营范围,许可证有效期限书面告知我”。

 

    同时,王某超在举报信中提出,如果李波的网吧存在违法行为,“立即制止违法行为,收集违法经营期间营业额的有效证据……没收清单和货值金额书面告知我,并根据法律奖励”。

 

    王某超在举报信后面留了一个156开头的手机号,号码后面特别标注了“加密”二字,在留有的微信号前面还标注着“仅限协商”。

 

    前述卖鸡蛋灌饼的张庆海告诉记者,他遭遇举报的后半部分内容,和李波的一模一样。李波觉得此事并不简单,“这太专业了。”

 

    “食药局工作人员说,如果按法律程序走,这种情况得罚款5万元,搞定举报人,可免交罚款。”李波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曹某涛在微信里还告诉李波:“跟他协调吧!记着协调成功之后截一个屏,让他写一个撤诉书……弄好之后,我们抓紧时间办证合法经营。”

 

    李波并不希望以这种方式处理,但曹某涛却说,“可以找法律人员和他联系,但关键是把违法成本降到最低,也就是少出钱。”

 

    不接受砍价的“生意”

 

    6月28日,李波让律师添加了王某超的微信号“机器猫”,称想与其沟通此事,对方没有客套,直接开价5000元。

 

    李波的律师表示价格太高,有没有沟通余地,“机器猫”称这是“老板的统一价,我只负责收钱”。律师坚称“无法接受”。

 

    紧接着,“机器猫”以恐吓式口吻说道:“处罚你之后其他网吧就不会讨价还价了,你愿意舍身给我们做个广告不?”李波的律师称,这种狂妄至极的态度令人愤怒。

 

    为了能正常营业,李波的律师还是准备屈辱这一次。他提出付款后不撤销举报怎么办?“机器猫”说:“放心,干这行有信用,不然食药局也不会让你加微信协商。”李波的律师表示只愿出1000元,对方直接发送了“再见”的表情,称:“下周立案,罚款5万元。”

 

    李波将这一情况反馈给曹某涛,称“机器猫”行为属于敲诈勒索,曹某涛的反应是:“先磨磨他,稍晾他两天,3000元应该最多了。”

 

    生气的李波表示,要联合其他被举报的商户报案,曹某涛说:“你先咨询一下律师,我不方便给你提供太多。”他还告诉李波,“驴友网吧”和“红权超市”都在和“机器猫”协商此事。

 

    无奈,李波只能让律师和“机器猫”继续沟通,并把价码涨到了3000元,但他仍不同意:“不行,网吧5000元,副食批发3000元,这是老板定的统一价。”

 

    李波的律师发现,只要自己砍价,对方都会把“食药局罚款”摆出来。6月29日,李波的律师告诉他,3天内为其转款。

 

    当天,李波再次告诉曹某涛,他会联合其他商户一起举报“机器猫”。

 

    第二天,曹某涛主动问李波,反举报行动是否已经开始?李波称,做好一切准备后才行动。

 

    此后几天,曹某涛很少与李波微信聊天,但在7月3日,“机器猫”主动发微信给律师,提醒其承诺的打款日期已超3天。律师并未理会。

 

    7月14日,曹某涛再次联系李波让他尽快协商,“当然,也可以以敲诈把他控制住,下午务必给回信。”

 

    当天,曹某涛还给李波发过来一份王某超对其他商家写的《投诉举报撤销书》,这份撤销书涉及的商家是郑州市金水区黄河路黄河南街一家烤肉店。

 

    烤肉店老板告诉记者,他们被“机器猫”成功敲诈了4000元。而王某超的《投诉举报撤销书》是写给金水区食药局的。

 

    另外,曹某涛还给李波发来了其他商家向“机器猫”付款成功的微信截屏。“我觉得他让我看这些东西,就是催促我尽快协商。”李波当时在上海出差,就又往后推了几日。

 

    到了7月18日,食药局工作人员扣留了李波网吧里售卖的小食品,律师马上联系“机器猫”称愿意付3500元,对方仍不同意。

 

    李波的律师对“机器猫”说:“求你了兄弟,放我们一马。”

 

    对方冷冷回答道:“不行,我也只是收钱的,没得还价。”

 

    多方压力下,李波的律师只好付了5000元。随后,王某超很快写了撤销举报申请,7月20日,网吧也收到了由金水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食品经营许可证》,被扣留的东西也领了回来。

 

    神秘的“机器猫”

 

    李波向记者透露,他让律师与“机器猫”协商过程中,已向警方报了案。他还将这个情况告知了曹。7月25日,曹向李证实,警方已到他们那里取了证。

 

    不久后,警方控制了相关人员。据警方人士介绍,被王某超举报的商户并非只有金水区,“大概有5个区,金水区比较多,都是出自‘机器猫’之手。”

 

    该警方人士称,这是一起内外勾结的案件,因为受害商户众多,他们目前仍在全力侦破,“不过,由于该案有政府人员参与,让我们感到震惊。”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调查发现,“机器猫”对所有商户的举报和后期操作模式完全一样,经常是对整条街的商户进行举报,但警方暂未透露他的具体身份,对于幕后操纵者也还不方便公布。

 

    据不愿具名的知情人透露:“这些钱进入了金水区食药局下属基层所一工作人员的账户,警方最初锁定嫌疑人也是通过转账流向确定的。”

 

    另外,知情人还称,王某超应该不是“机器猫”的真名。一个在郑州市研发路上经营水果店的老板说,他看到过“机器猫”在店门前拍照。

 

    “大概30多岁的样子,个子不算矮,不太胖,骑了一辆电动车。”该老板说,他追踪过“机器猫”,但没成功。后来对方向其索要3000元,自己没有付。案发后,他家的《食品经营许可证》却很快办理了下来。

 

    另一位卖烧饼的郑州商贩说,他们家也被投诉了,食药局人员让跟一个叫“机器猫”的人联系,“他要我们1000元,我们没有给,想着要是罚5万元的话,就关门了。”

 

    “红权超市”的商家就是因为没与“机器猫”协商成功,店里大量货物被扣留。一气之下,超市老板关闭了超市。目前,数百平方米的店铺内已没任何物品,等待着转租。

 

    赵天琪是山西人,此前在河北石家庄卖了七八年馒头,不久前才花费8万元在郑州南阳新村附近盘了一个店面,将馒头生意从河北转向河南。今年6月下旬,他刚开业的馒头店被食药局人员找上了门,称其没有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同时也被授意找“机器猫”协商解决。6月22日,赵天琪联系了“机器猫”,对方说,“2000元撤诉免罚,5年内不去你们店……撤诉书直接寄到食药局。”

 

    为让小本生意进行下去,赵天琪付了2000元后,同样很快拿到证件。

 

    听说“机器猫”等人被抓了,赵天琪很高兴,“我们这些人大多是城市最底层的人,怎么能忍心来敲诈?”

 

    记者在走访大量受害商户后发现,他们多是仅限糊口的个体商户,有的月收入不到3000元。向记者爆料的郑州官方人士称,此事已成为当地食药系统的丑闻,“这比传统意义上的腐败还要严重。”

 

    而涉事较深的金水区食药局不仅拒绝了记者采访,也未对此进行置评。不过,该局一人士称,“我们局里没人被抓。”

 

    上述知情者也佐证了此说法:“目前涉案的是该局下属基层所的人。”

 

    眼下诸多受害者,一方面希望警方能公正破案,还希望被敲诈的钱能追回来,“我们都不懂法,希望法律能保护我们。”李波说,他不知道自己的这次举报会面临什么结果,“无论怎样,我都不后悔这次选择。”

 

    (应被访者要求,文中姓名皆为化名)


食药法苑

食药企业及监管者的资讯新媒体


首页 - 食药法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