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尼部长涉雅加达丹戎不碌港口案的背后

摘要: 报告认为,莉尼批准Pelindo II签署与香港和记经营雅加达丹戎不碌集装箱码头的延长合同,该决策过程与现行法律法规有冲突,导致国家损失达3.2亿美元。

10-05 06:55 首页 读懂印尼

时代周刊,2017年7月16日


关于国会专门工作组对印尼国营第二港口公司(以下简称Pelindo II)案件的调查,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消息了,最近突然传来了进展。工作组于2016年成立,当时正是国企部长莉尼(Rini Soemarno)与斗争民主党之间关系忽冷忽热捉摸不定的时候,工作组命令印尼金融监管局(以下简称BPK)对Pelindo II案件进行审计。上个月,审计工作结束,BPK拿出的审计结果足以让莉尼部长感到尴尬:报告认为,莉尼批准Pelindo II签署与香港和记港口集团经营雅加达丹戎不碌集装箱码头的延长合同,该决策过程与现行法律法规有冲突,导致国家损失达4万亿印尼盾(约合3.2亿美元)。


其实关于莉尼的各种传言由来已久,据说很多人想把莉尼从国企部长的位置搞下来。一段时间里,江湖中尽是莉尼和斗争民主党总主席梅加瓦蒂之间的恩怨故事。Pelindo II案件的议会工作组的组长里克(Rieke Diah Pitaloka)也来自斗争民主党,起初他们质疑莉尼在Pelindo II采购起重机以及一系列投资中涉嫌贪腐。后来,工作组将关注点转向雅加达国际集装箱码头的经营合同延期。


Pelindo II与香港和记合作经营雅加达集装箱码头的合同实际上要到2019年才到期。然而,Pelindo II的总经理黎诺(Richard Joost Lino)在2011年向香港和记提出了延长经营合同的想法。2014年8月5日,双方签署了合同延期的变更文件,不过此时Pelindo II并没有从交通部获得继续经营丹戎不碌港口的特许经营权。BPK据此认为Pelindo II的行为已经触犯了相关法律。


还有一个问题,Pelindo II签署合同延期,并没有事先得到国企部长的同意。BPK表示,这种情况是与印尼国企部关于国有企业治理规则和行动指南相违背——而这些法规是在2011年正式颁布。


并且,在选择合作伙伴时,Pelindo II也没有按照要求进行公开招标。当时,时任国企部长余世甘(Dahlan Iskan)要求Pelindo II履行招标程序。但是被邀请参与投标的几家候选公司纷纷表示,既然Pelindo II从一开始就有意选择香港和记,他们就没必要陪太子读书。


政府换届,国企部长从余世甘变成了莉尼。尽管丹戎不碌港的经营合同在程序上有瑕疵,莉尼部长最终还是给予了批准。外界认为莉尼在此事上审查不严,犯了错,要承担责任。


当然,BPK的审计报告并不等同于法院的宣判。更何况,最近BPK的几名审计官员涉嫌贪腐被抓,BPK的声誉已经一落千丈。BPK的审计报告结论可以被买卖,被操纵,这让BPK的形象愈加不堪。再加上,当初成立Pelindo II案件工作组时就有政治上的动机,因此BPK的审计结果就更会被认为装腔作势。


为了让嫌疑尽快澄清,反贪委员会(以下简称KPK)有必要立即介入此案。KPK要尽快对案件进行调查,确定是否存在腐败行为。如果被证实真的有贪腐,无论是谁,都要将其绳之于法。反过来,如果不存在什么贪腐问题,也不要为了调查而调查——切莫为了取悦国会的工作组。Pelindo II的相关人员的声誉需要维护。


KPK最好将案件中所谓的国家损失金额的几个相关数字做些对比。在BPK的审计报告中,他们将丹戎不碌港口完全由Pelindo II自主经营,和与香港和记合作经营两种情况的利润进行对比。根据BPK的说法,香港和记向Pelindo II支付的前端费用2.15亿美元,远低于香港和记的实际获利。而黎诺认为,如果不与香港和记合作,Pelindo II未必就能获得这么多利润。


对于Pelindo II案件的调查不能影响到公司的正常经营。必须承认,Pelindo II是目前众多国有企业中表现极为突出的一支。在最近十年,Pelindo II的公司资产从6.5万亿印尼盾激增至40万亿。如果出现违反公司治理准则的情况,那么应该对Pelindo II的管理层进行处理。和所有其它的国有企业一样,Pelindo II的经营和管理应该职业、公开、可靠,并且不受政治因素干扰。央企不能成为政客们争权夺利的场所,更不能成为他们的私人钱包。



原文:Dalam Bidikan Pansus Pelindo II, Tempo, 16 Juli 2017

翻译:猫头



首页 - 读懂印尼 的更多文章: